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
您當前所在位置:駐馬店廣視網>文旅> 正文
分 享 至 手 機

《慶余年》和《鶴唳華亭》:為何觀眾愛爽劇,不愛虐劇

時間:2019-12-25 08:59:07|來源:搜狐|點擊量:5988

成功的權謀劇書寫一直有一個熟悉的框架。從二月河的帝王系列,到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大秦帝國》系列,再到近年來的《瑯琊榜》《軍師聯盟》,吸引觀眾的除了人物權謀術數的運用、斗智斗勇的傳奇,最重要的還是靠格局來成就——病癥百出的時代,不同立場的政治家如何實現理想抱負,在如履薄冰的斗爭中成就家國、匡濟天下。

嚴格來說,近期屢屢被放在一起對比的兩部IP古裝權謀劇《鶴唳華亭》和《慶余年》,都夠不上上述劇集的水準。但是一個更加值得揣摩的現象出現了。這兩部同期在不同平臺播出的劇集,看似制作更精良的《鶴唳華亭》,不管是口碑還是熱度,均落后于《慶余年》。

《慶余年》和《鶴唳華亭》:為何觀眾愛爽劇,不愛虐劇

《慶余年》主角范閑(左),《鶴唳華亭》主角蕭定權。

觀眾不理解《鶴唳華亭》的太子為何不反抗,看《慶余年》卻很有代入感

《慶余年》成爆款不難理解,因為這部劇實在太爽了。有網友用一句話概括了這個故事:一個向后穿越到未來的留守兒童在豪華陪練團呵護下長大成人,結果他的三個“爸爸”拱手送來了財富、權力、真愛、地位。

名義上,主角范閑是個私生子,從小被養在遠離政治中心的四線城市,但由于穿越的智慧和記憶,他對此并不在意,長大后人格健全、四體康健。更重要的是他擁有現代人的思維,這點很重要,因為觀眾是否買賬,很大程度取決于劇情人物所提供的“代入感”。

網劇的主流觀眾,誰不希望自己有像范閑這樣被編劇“金手指”點中的幸運人生?誰沒有在王啟年摳門的形象中看到職場人的影子?誰沒有從滕梓荊“不為報恩、不為護主,只因他待我以誠視我為友”的獨白中,看到無關身份、階級的友情模樣?除此之外,郭麒麟飾演的“牌九王者”范思轍、“與民同樂”二皇子,護兄狂魔范若若,都是博得這屆觀眾會心一笑的歡樂源泉。

《慶余年》和《鶴唳華亭》:為何觀眾愛爽劇,不愛虐劇

觀眾的“快樂源泉”王啟年和范思轍。

搜集一些劇評可發現,《慶余年》被書寫、分析的角度繁多,而《鶴唳華亭》除了被立為服化道、美學意義上的標桿,更多竟是被作為親子關系的探討。因為這部劇中最強勢的主線和人物關系,就是皇帝與太子這對父子。

“海瑞”黃志忠這回飾演的君王,看似是一個善用帝王之術且勤于政事的明君,對于同樣頗有政治才能、堪委以重任的儲君兒子,卻總是站在其對立面——大兒子想著法想害儲君,他包庇;非要給太子定罪,最終逼死了太子忠直的老師、吏部尚書盧世瑜;30集后,皇帝終于借太子之手除掉了亂國罪臣,太子非但沒有得到嘉獎,繼續被皇帝以“制衡”為指導的中心思想往死里虐。

以至于30多集追下來,其他的線索都面目模糊,只剩下疑惑:太子又做錯啥了?他爹為啥又發火了?可以說,《鶴唳華亭》從原著到影視劇改編,都沒有要取悅觀眾的意思。

太子蕭定權演繹出“史上最慘太子”。

根據太子蕭定權(羅晉飾)的獨白,他的母親、妹妹、妻兒均被大皇子生母趙貴妃害死,但父親為了所謂的制衡,非但不懲治殺人兇手,還將趙貴妃立為繼后,住進母親生前的寢宮。

“你為什么要這么羞辱我?”蕭定權在身邊最后一個親近之人也即將成為政治犧牲品的時候,崩潰地質問。很多堅持追劇的觀眾最大的期待,恐怕就是這個“史上最慘太子”何時能反抗。

太子為何不反抗?他自己說了“我從小學儒”,所以,國高于家,君臣之義大于父子之情。不管父親所做之事如何讓他羞憤,他但凡有小小的反抗和執拗都是忤逆,每次得到的都是反噬。

但觀眾不喜歡這種劇情。它或許將封建體制下,君王父子倫理的悲劇性剖析得更加直接和露骨,但當下已然缺乏對封建儒教熟悉了解的群眾基礎,所以收獲的可能更多不是深刻,而是不解。

現在的觀眾很難為沉重的忠孝觀買賬

同樣是“父不知子、子不知父”,《瑯琊榜》討巧的地方在于只將其作為旁線而非主線,被君父賜死的齊王,自有后來追隨者為其復仇,主要的人物對照關系也從君臣轉為兄弟,價值觀念實則已經變換,兄弟情義、復仇大計都已凌駕于君臣倫理之上。這才是觀眾喜歡看的權謀,不恪守教條,有反抗、有情義、有重塑文明的追求。

《慶余年》和《鶴唳華亭》:為何觀眾愛爽劇,不愛虐劇

《瑯琊榜》劇照。

而前30多集《鶴唳華亭》的內容中,觀眾除了看著太子被虐,君臣離心,就是一個帝國的沉淪——不管是朝局還是軍事上,都沒有變好的跡象,朝臣相爭僅為自己漁利,沒有不同政見的對撞,臉譜化的反派皆是面目模糊的野心家。何談理想主義與重塑文明?

甚至可以說,從女主偽裝成宮人隨侍東宮開始,劇情邏輯就開始敗壞了。男女主角多次交談,為何再見連聲音都辨不出?戰場失利本為國恥,君主卻僅對主犯之一安平伯奪爵斥其歸鄉,在戰事持續吃緊的時候立其女兒為后。天下人怎么看?

在禮法為上的儒家治國理念中,皇帝的行為邏輯是難以理解的。編劇仿佛陷入一個死胡同——為了牽制太子的勢力,就必須給太子樹敵,并且是你死我活的那種敵對關系。而這個有能力與太子抗衡的勢力,哪怕惡貫滿盈也可以。

但是別忘了,儒家禮教中,還有一條叫“兄友弟恭”。《瑯琊榜》中,太子和譽王再怎么斗,在皇帝面前還是要惺惺作態一番。《鶴唳華亭》倒好,倆皇子見面就掐。而皇帝明知道倆兒子終有一天只能你死我活,卻是一副推波助瀾的態度。

《慶余年》和《鶴唳華亭》:為何觀眾愛爽劇,不愛虐劇

黃志忠在《鶴唳華亭》中飾演皇帝。

相比之下,《慶余年》在人物塑造上豐滿了一些,立意與格局上,也超脫了些,舉重若輕了些。比如,有著現代平等觀念的范閑,為摯友滕梓荊之死欲報仇,旁人一旦勸他 “死的只是一個護衛而已”,反而讓他報仇的執念更深一層。

但是當殺害滕梓荊的幕后元兇林珙被害,皇帝卻編造他的死因作為向敵國宣戰理由時,范閑發現,即便林珙貴為宰相之子,在國家利益與政治博弈中,同樣是隨時可以拋棄、可以犧牲的。更別提,在此后劇情中,觀眾還發現林珙是一個胸懷大志的有為青年,不負家人也不負家國。矛盾的張力由此而來。

層層遞進的事件,推動了范閑這個人物的成長。而《鶴唳華亭》劇情過半,太子還是這么慘,還是這么沖動,還是這么愛哭。親人、忠臣的死亡,除了加劇這個人物的悲劇色彩,似乎一無所得。

一個是輕松愉快的基調下隱藏著人生思考,隨著角色的金句而話題頻出,不時上上熱搜;一個是在主角被多輪虐心打擊下,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的封建枷鎖越來越讓人扭曲異化,“蕭郎”成為路人,父子成為“敵人”……現在的觀眾,似乎很難為沉重的忠孝觀買賬了。

就像蕭定權所茫然的:君為天,臣為地;父為天,子為地。茫茫天地間,人又在該立哪里?

而觀眾最想看的,其實就是“人”。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廣視網、駐馬店融媒、駐馬店網絡問政、掌上駐馬店、駐馬店頭條、駐馬店廣播電視臺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,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,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rkopr.live/showinfo-33-248064-0.html,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。

  • 責任編輯 / 董華偉

  • 審核 / 平筠
  • 終審 / 張凱旋
  • 上一篇:《葉問4》票房破3億 葉問李小龍師徒聯手口碑炸裂
  • 下一篇:伊藤詩織勝訴:女性反抗性暴力為何如此艱難? | 思想界
  • 使命召唤ol下载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重庆幸运农场 幸运飞艇现金网 刘伯温四肖期期一 微乐长春麻将真人手 贵州快3遗漏表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宁夏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六肖必中特肖精准资料 哈尔滨麻将技巧口诀 福建快3一定牛推荐号 上海11选5最新结果 新疆11选5基本走 cba半决赛总比分 新疆11选5开奖结 25选5开奖今天